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动态 >

Uber新任副总裁表示高管接连离职“相当不寻常”

  

在一次新近的采访中,Uber公司领导力和战略副总裁弗朗西丝·弗赖(Frances Frei)承认,Uber这样偌大的公司竟然没有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或首席运营官,可谓“不同寻常”。
 
  在本周一的采访中她告诉NPR,“我听说,这就是每个人都在努力(填补空缺)的原因。高管接连离职的事件确实相当不寻常。”
 
Uber公司领导力和战略副总裁弗朗西丝·弗赖Uber公司领导力和战略副总裁弗朗西丝·弗赖
  弗赖之所以来到Uber,部分目的是为了帮助收拾烂摊子。这位管理学者于今年六月离开哈佛商学院而加入Uber,其任务是培训经理和高级管理人员,协助招聘,并改善企业文化,此前有报道称,该公司内部充满性别歧视和敌意。同时,在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下台后的几个星期内,几位高管相继离开,领导人员短缺更加严重。
 
  弗赖没有透露任何与Uber寻找新任首席执行官相关的消息,尽管Recode上周日报道,通用电气前首席执行官杰夫·伊梅尔特(Jeff Immelt)有望走马上任。但她就卡兰尼克的未来提供了一点新信息——自从离职后仍然插手Uber的公司运营,遭到大股东标杆资本(Benchmark)的起诉。(卡兰尼克否认了这些指控。)
 
  卡兰尼克是否还能回到Uber?弗赖说,“完全由他自己做主。”
 
  “你知道,他走之前……占用了一些时间来处理个人问题,我相信他仍然需要这样做,而且,我觉得公司需要在一位新CEO的领导下往前走,”她说。
 
 
  也许与Uber寻找CEO同样紧迫的是,该公司急需彻底改革企业文化,今年二月,前任工程师苏珊·富勒(Susan Fowler)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从而导致Uber内部的性别歧视问题浮出水面。
 
  弗赖说,该公司已开始注意到富勒所提出的问题,但“无计可施”。同时,弗赖指出,在企业的生命周期中,文化变革是必定要走的一步。
 
  “如果观察一下所有伟大的公司你会发现,他们在成长时期或以前的监管环境中……都有着不同的文化,”她说,“文化之美在于它是活的,是会呼吸的有机体。当然,当一间公司有1.5万名员工和有3万名员工,需要不同的文化。现在,我想说的是,我们过去在成长的过程中,对此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如今,它已根植于每个人的心中。”
 
  弗赖表示,Uber的“高增长”给企业危机带来了“新环境”,但她认为,它所面临的挑战司空见惯。“是独立存在的,我在其他企业见到过,”她补充说,”而且,我还亲眼目睹了那家企业如何战胜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