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娃哈哈宗馥莉要洗牌 富二代掌门能蹦多远

  

“宗庆后之女”、“富二代”、“娃哈哈女王”,这些标签无疑都针对一个个体——宗馥莉。其实,这位80后的姑娘,自2004年回国后,一直在娃哈哈集团工作,并于2010年担任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一职,掌握了娃哈哈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
 
  但近年来,宗馥莉似乎开始试图摆脱外界给她贴上的标签,无论是对资本市场抱着积极入局的态度,还是拥抱电商,创立自己的定制果蔬饮料品牌。
 
  不过,所有的尝试对任何人来讲,都没有那么轻而易举。这不宗馥莉首次试水资本并不顺利,由其控制的恒枫资本要约今年3月份宣布收购中国糖果的计划,在3个月之后,因未达到相关条件而宣布失效。
 
  针对失效的原因及公司如何看待收购失效等相关问题,宏胜饮料集团公司负责人对《投资者报》表示,公司态度以公告内容为准。
 
  7月14日下午,宗馥莉针对上述事件,对外界表示,“对本次要约的结果,公司深表遗憾,”声明中还表示,公司未来也将继续秉承自身发展战略,本着积极健康的商业价值取向继续探索相关领域。
 
  与生俱来的“标签”
 
  在宗馥莉身上,“宗庆后之女”、“富二代”、“娃哈哈女王”,这些标签或许是与生俱来,或许是后天贴上,它们属于宗馥莉,但又不是宗馥莉的全部,它们或许时常给宗馥莉带来困扰,但一时间又无法完全摆脱。
 
  作为中国最大的食品饮料企业,娃哈哈一举一动都备受社会关注,宗馥莉由此天生就带着吸引眼球的光环。与影视作品中传递出富二代不学无术、游手好闲的形象相比,宗馥莉显得非常正能量,她出生于1982年,1996年读完初中,就直接赴美读书。2000年,宗馥莉进入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主修国际商务。与常青藤大学相比,洛杉矶佩珀代因大学在国内的名气并不大,但其实也是全美国前50的大学。
 
  宗馥莉天然是个“富二代”,上世纪80年代,宗庆后一手创立起了今天的娃哈哈集团,2016年,娃哈哈实现了529亿元的营业收入,在马云、马化腾、王健林并未崛起的过去,宗庆后曾在2010年、2012年、2013年三度问鼎《福布斯》内地富豪榜的首位。宗馥莉通过多年的积累,身家虽然无法与父亲媲美,但与同龄人相比,可谓名列前茅了,据悉,2015年,她以30亿美元的身家,居亚洲十大年轻富豪第三名。
 
  不过,宗馥莉并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富家女,倒是从小生活的历练,让她不得不独立处事。媒体曾经多次报道,宗馥莉上小学的时候,娃哈哈正处于发展期,父母忙于工作,放学后她只能自己背着书包到公司食堂就餐,在几个大学生集体宿舍间跑来跑去。
 
  参与公司管理13年
 
  如果说“宗庆后之女”的标签是与生俱来的,那么“娃哈哈女王”则是宗馥莉进入娃哈哈13年来,外界对其职务的定位及工作的评价。
 
  2004年,宗馥莉在美国读完本科之后,选择回国,直接进入公司参与娃哈哈的管理。据有关资料显示,回国后,宗馥莉最开始接任杭州娃哈哈萧山二号基地管委会主任助理一职,2005年3月份,担任管委会副主任,随后又兼任杭州娃哈哈童装有限公司与杭州娃哈哈卡倩娜日化公司总经理职务, 2010年,她又成为杭州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承担娃哈哈集团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同年,宗馥莉还整合了娃哈哈供应部、工程部等各个部门的进出口相关业务,出任进出口公司的总经理,同时兼管集团对外投资,开始推动娃哈哈品牌的国际化。
 
  按照宗馥莉对媒体的说法,在娃哈哈集团,她与父亲宗庆后有大致的分工,其负责生产管理,而宗庆后则负责营销销售。2010年,娃哈哈品牌进 行国际化战略之后,宗馥莉则表示“我跟我爸有分工,我爸负责国内,我负责国外。”宗馥莉也从这时更多曝光于公众视线。
 
  那么宗馥莉这么多年的管理成绩单到底如何?以其担任总裁的宏胜饮料集团有限公司为例,据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目前已有36家分公司,16个生产基地,员工数量达5800余人,主营业务包括食品饮料生产、食品饮料产业链业务、国际市场开拓和国际并购等四大板块,其中恒枫食品科技、松源机械制造和松裕印刷包装是驱动公司全产业链发展的核心力量。2015年,宏胜饮料入选中国民营500强企业榜单,排名居484位,当年公司营收大约100亿元。如此来看,宗馥莉在“自留地”上发挥得确实不错。
 
  首涉收购即受挫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显然可以看得更远,但站在肩膀上的人或许也有着自己的苦恼撕不下的标签。公众舆论总喜欢将宗馥莉的成就,与其父亲为其搭建的高起点扯在一起。毫无疑问,高起点肯定是宗馥莉走到今天的重要原因,但宗馥莉显然更想证明自己的能力,于是开始另辟蹊径,今年年初收购中国糖果这一举动便被舆论视为宗馥莉自立门户的第一次尝试。
 
  不过这一备受关注的要约收购计划却在三个月之后宣布失效。7月13日晚间,中国糖果发布公告称,截至2017年7月13日下午4点,要约人恒枫资本就收购公司全数股份一事,由于未达到相关条件,要约已失效,且要约不会延期或修改。
 
  7月14日下午,宗馥莉对外发布了关于“与中国糖果控股有限公司现金要约失效”的声明,“对本次要约的结果,公司深表遗憾。”这是宗馥莉第一次试水资本活动,然而结果并没有那么随心,随之而来的还有来自舆论点评的声音,业界解读上述事件,认为宗馥莉很有可能被中国糖果股东利用,进行概念炒作,并高位套利。
 
  确实,据Wind资讯数据显示,自3月31日发布公告之后,中国糖果的股价一路飙升,从0.188港元/股,最高飙升至5月18日的0.94港元/股,到7月11日晚间收盘,公司股价为0.53港元/股,与初期相比,涨幅高达182%。
 
  此外,据媒体报道,中国糖果的大股东还存在多次减持公司股份给第三方,但实际上减持部分被券商持有,且每家的持有量均不足5%举牌线等便于高价套现的布局,此次要约收购终止,中国糖果股价直接出现超50%的暴跌,“一朝回到解放前。”
 
  不过,舆论场对该事件的解读目前并没有完整且确切的证据,宏胜饮料集团方面也并未对上述观点做出评价。实际上,收购失败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虽然此次要约收购以终止作为结果,但从宗馥莉回应的内容来看,她似乎并没有就此收手的打算,后续她还将在资本运作上有何动作?是否有看上的投资标的?公司方面并未回复记者的具体问题。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给众多中国民营企业带来了绝佳的发展机会,30年过后,不少蓬勃发展的民营企业“创一代”已年纪渐长,“创二代”如何顺利地将接力棒传给下一代,是多数民营企业掌门人不得不考虑的情况。
 
  而这一问题在宗馥莉是否接班娃哈哈集团的问题上,显得非常具体化。显然,媒体报道中的宗馥莉与其父亲宗庆后,给公众带来的印象全然不同。有着8年海外教育背景的宗馥莉,说话直接、做事利落,但这一套运用到与政府打交道时却显得不太接地气。
 
  此外,宗庆后重“人治”,事必躬亲。据媒体报道,宗庆后接待一个来客,他甚至会过问怎么派车,用什么车接这样的细节,而宗馥莉认定制度,交待下去的任务只过问结果。宗庆后一年365天,有200天跑在市场一线,至少亲自面见所有一级经销商一次,他更相信用脚跑出来的经验和直觉;而在宏胜员工眼里,宗馥莉更注重数据分析。
 
  最明显的还有父女俩对待资本的态度上,宗庆后对资本市场一直“不感冒”,娃哈哈虽然发展不错,但也一直没有上市。而宗馥莉则愿意接纳资本市场,希望借助资本的力量,拓展公司产业链条等,拟要约收购中国糖果即表明了宗馥莉积极拥抱资本市场的态度。对此,市场观点普遍认为,宗馥莉“产品+资本”的思维显然更符合目前我国快消品市场的发展思路。
 
  由此看来,“创一代”宗庆后与“创二代”宗馥莉由于教育背景、时代背景的不同,有着天然的隔阂,无论宗馥莉是否接下宗庆后打下的娃哈哈江山,对于娃哈哈集团来说都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改变和跨越。
 
  宗馥莉是否可以接班?虽然目前还没有多大的本钱,但她此前曾对媒体放出豪言,“对我来说,我不想做个继承者。为什么一定要继承呢?我不想去继承一家公司,但是我可以去拥有它。如果我做的成功的话,我希望能够去并购娃哈哈。”
 
  此外,宗馥莉还在多个场合表示,想要干一番自己的事业。行动已经开始,2016年6月份,宗馥莉将饮料进行“互联网+”,开发了一款以自己名字命名的Kellyone定制化果蔬汁项目,消费者可自选口味定制生产,目前在市场上还没有可参照的同类产品,此外,宗馥莉将这款产品定位在一线城市,走中高端路线。宗馥莉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行业不景气、新消费习惯、娃哈哈在一线城市品牌形象缺位等背景下,“我想推广新的品牌,但又不想走老的路线,去做正常的经销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