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中国把目光投向深海采矿

  

  美国空军学院(US Air Force Academy)地缘政治学教授特伦斯•哈弗卢克(Terrence Haverluk)表示:“深海采矿只是中国对南中国海宣示主权的多元战略的一部分。”目前,还没有南中国海采矿牌照,但“相对于对这些海域宣示主权,开采这些迄今尚属未知的资源的成本就不那么重要了。”
 
  在国际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颁发的27个太平洋深海采矿牌照中,中国企业获得3个。预计国际海底管理局将在今年底敲定其采矿规定,此后牌照持有者就可以从勘探变为开采了。
在统治了帝制中国约300年的清代,福建马尾造船厂(Mawei Shipbuilding)以建造中国首批战舰而闻名。
 
  几百年来,它一直是中国最大造船厂之一,如今它正将注意力投向海底。
 
  在中国希望增强其作为全球金属供应国的主导地位之际,这家国有造船厂正在建造一艘配备采矿机的船舶,以开采海底的贵金属和金属矿藏。由Nautilus Mining设计的这艘船是全球首艘海底采矿船,将在2019年初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海上开始深海采矿。
 
  这艘船的建造突显出中国正越来越将目光投向海洋,以确保对资源的控制,助力其高科技电子行业。
 
  BMI研究(BMI Research)的分析师萨布林•乔杜里(Sabrin Chowdhury)表示:“现代科技创新让(深海采矿)变得比几年前大大可行。”
 
  中国占全球稀土供应的95%,这些金属用来制造当今几乎所有电子产品。中国一直利用其近乎垄断的地位遏制对其他国家的供应,包括2010年,中国曾短暂禁止向日本、欧洲和美国出口稀土,让人们对供应可能短缺感到恐慌。
 
  但全球对风力涡轮和太阳能电池板等环保科技产品的需求,甚至可能超过了中国的陆上供应。这些产品依赖稀土金属。
 
  与此同时,对电动汽车需求日益上升的预期,推升了铜、锰、镍和锂等在电池中使用的金属的价格,因为陆上矿藏正日益枯竭。今年2月,包括中国的上海混沌投资公司(Shanghai Chaos)在内的一些对冲基金开始大量囤积钴,这种金属用来提高锂电池的性能。
 
  日本和韩国等国开发了海上采矿技术,其中很多源于深海石油钻探和钻石开采技术,而中国尤其渴望利用丰富的海洋资源。
 
  板块之间的一系列火山裂缝(“火山带”)使得太平洋海床上形成了稀有元素含量高的奇形怪状的矿藏。
 
  总部位于英国、全球最大远程操作深海设备制造商之一SMD的工程师斯特夫•卡普斯尼亚克(Stef Kapusniak)表示:“中国在国际海域中的开采勘探区域多于任何其他国家,这与中国的矿产需求较高相符。”2015年,SMD被中国国有铁路设备制造巨擘中国中车(CRRC)的子公司收购。
 
  本世纪初,开发海洋资源成为一项国家安全特权,得到“863计划”的资助,“863计划”支持具有军事和国家安全用途的研究。分析人士称,自那以来,马尾造船厂与外国企业和其他国有企业的合作帮助增强了中国的专业技能。
 
  还有一些人将地缘政治视为中国采矿战略一个秘而不宣的动机。
 
 
  “当我上世纪90年代末首次来到中国时,中国(几乎没有)参与(深海采矿),”Nautilus Minerals首席执行官迈克尔•约翰斯顿(Michael Johnston)表示,“中国现在能够完成整个过程的80%,从建造机械到船舶。”
 
  中国国有铜业公司——铜陵有色金属集团(Tongling Nonferrous Metals Group)将成为Nautilus开采的铜矿的首个买家。然而,专家们警告称,环境风险没有得到足够考虑。
 
  “在任何情况下,就其本质而言,海底采矿将破坏开采区域内的物种和栖息地,”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研究员戴维•桑蒂洛(David Santillo)表示,“海底采矿的‘淘金热’是没有正当理由的;我们应关注于更智慧、更有效地利用我们已有的资源。”